藏咒

为了幸福,我们都要去学做俗事

文字角落:




【一】


中秋节回到北京以后,念书时代的学长刚好在北京讲大师班,我们就约着出来见一面。我和学长已经差不多有5年没有见面,不过一直在网上都有联系着。他长相可人,不善交际,不擅长处理生活事务,上学的时候,他经常因为太投入学习中,经常忘记洗衣服和交电费之类的,所以,把生活搞得乱七八糟是一件常事儿。不过,学长算得上是个真正的天才,从小包揽各大国际音乐奖项,才华横溢地一塌糊涂,高中还没有毕业,就拿着全奖去了欧洲。


我隐约记得他的恋爱都很短暂,大部分是半年就分手了。我们笑他是花花公子,他无辜得很,表示真的没办法和另外一个人磨合好性格,明明前一分钟还挺好的,下一分钟就为谁应该给谁打电话而吵起来了。


这次见面,我们约了去三里屯附近的餐厅吃饭。学长的长相没有变化太多,多年的欧美生活再加上养成运动的习惯,让他看起来气色很好,少了一些少年时特有的那种苍白与纤细。


学长的心情很好,在餐厅里点完餐以后,又要了一瓶气泡酒。他向我说起最近的生活状,还送了我一张基辛签名的CD;他说,在两个月前,刚刚在维也纳办完婚礼;说完后,他还扬起无名指向我展示婚戒,脸上是难以掩盖的幸福神采。


我有些好奇,很难学长的太太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学长倒是乐意分享,就从相识的时候开始将起。他说,他们是在音乐节上遇见的,她是乐团的经理,而他是艺术家,两人有了合作关系,就相识了。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觉得这个女生长相并不出众,不过谈吐颇为不俗,做起事情来很有条理,总能把化繁为简,把事情梳理得整整齐齐。


两人接触多了,彼此也觉得还算来电,就交往起来了。学长已经被前几段狗血的恋情搞得胆战心惊,他和前女友情况糟糕到买哪一排的演出票都恨不得摔碟子摔iPhone才能达成共识,所以,他对这段恋爱并没有太大的信心。但是,他的女朋友却非常擅长处理生活中的事情,她能在不吵架不摔东西的情况下讨论问题,并且达成共识。学长觉得十分惊喜,第一次感受到原来人类过了热恋期还是能在一起,就逐渐抱着认真交往的心情交往下去,水到渠成的,两人就结婚了。


“交往这件事情啊,开头就是说甜言蜜语,看看画展听听音乐会呗。”师兄有些感慨地说道,“但是,恋爱结婚到底是一件俗事,还是要琢磨今晚是吃肉还是喝汤,明天是搬到东区还是西区啊。就算是音乐家,也是人啊,回家喝到一杯热茶就是会很高兴啊。”


“什么事情算俗事呀?”


”就是除去理想世界,和心灵层面的事情,比如说订机票啊,吃饭啊,应酬啊,买房换车啊之类的。”学长说,“结婚就是50%心灵默契,50%是俗事,少了什么都不行。”


“我觉得你好像不太在乎这种事情吧。”我说,“感觉你对生活没啥要求啊。”


“胡说。那是因为我做不来啊,你以为我不喜欢睡干净的床,吃热乎乎的食物啊?不过现在好多了。她会帮忙做一些,我也正跟着学。”学长高兴地比划着,“我终于知道锡纸不能放微波炉里了。”


“所以,她是那种很有世俗智慧的人咯?”我问道。


“是的。”学长点点头,“她不仅能把我们的生活处理得井井有条就是能让我们心平气和地讨论问题。吵架少了,感情生活自然就更好。我觉得挺好,挺幸福的。”


【二】


我们结束见面后,我和朋友打电话,说起学长所讲的“恋爱和结婚到底是一件俗事”。朋友在电话另一头说道,“当然啊,生活又不是演电影。那些天天追求艺术的人可能比较不在乎生活细节,或者说,没有能力去处理生活细节。但是又不代表他们真愿意过上糟糕透顶的日常生活。不过,最惨的应该是那种特别普通的平凡人吧,就是既没有特殊的才能,还完全驾驭不了自己的世俗生活。”


我想了想,觉得她讲得很有道理,不得不表示赞同。


人们总是容易陷入二选一的极端中,即是要么就是一个彻头彻底的理想主义,绝对不考虑任何现实中的情况,高喊着“我要做自己”,忘记芝麻和西瓜都已经从书包里掉出来了;要么就是彻底的市井生活,把心中的那团火熄灭,沦为只懂吃饭看戏的家伙。实际上,两者并无任何矛盾之处。


我们对于俗事终究是有偏见的,觉得它们好LOW,好低级,是的,对比起《华尔街》里金融精英坐在落地窗前面展开一场巅峰的智力对决,年轻创业者为了节约办公室租金跑遍整个北京城,为了能宣传自己的产品顶着37°的高温、抱着X展架从昌平到四惠,这些小事情未免太不美观了;对比起电视剧里天崩地裂的爱情桥段,婚姻里却经常要讨论把钱放到陆金所还是余额宝,空调开还是不开,琐碎得令人焦虑。即便如此,它们却异样重要,若是不把它们做好生活。事业有可能马上就会变成一团糟。


我曾经见过宣称自己要做大事业,一辈子为自己理想而奋斗的男人,他能够构思宏伟的策略,可是一旦动手做,尽是一塌糊涂;也见过不涉及生活时候浓情蜜意,一到结婚却连订喜糖都无法达成共识的恋人。我们之所以应该修炼好做俗事的能力,因为它是一座桥梁,填平起理想与现实之间的缝隙。


【三】


在学长离开北京的前一天,我们再次相约出去吃饭,他还特意介绍他的太太给我认识。她说话的语速很慢,谈吐不俗,给人一种很有教养的感觉。在席间,她说自己以前在音乐学院念书的时候,原本的梦想是当一个大提琴演奏家,直到逐渐长大,觉得自己根本不是那块料子,毕业后,不得不转去做幕后的工作。“上班的第一个月的时候,我整个人都疯了。那时候,我年轻,自以为是,又刚刚从学院毕业,觉得自己是有个性的艺术家,沦落至此简直是场遭难。”她笑笑说道。


“后来呢?”我说。


“后来就学啊。我心气还挺高的,能力又跟不上。怎么办啊?放低目标肯定不行,首先就过不了自己心理那一关,那就只能提高自己处理事情的能力呗,只能一件一件去做呗。”她说,“只要肯做肯学肯动脑子,终归是能得到点什么的。以前觉得处理人际关系,做文书工作挺烦的,不过一旦学会以后,觉得对生活对事业都很有帮助。”


“还真是不容易。”我心里暗暗叹息一声。修炼做俗事的能力是真不容易,首先得坚持学,其次要锻炼出清晰慎密的头脑,灵活高效的执行力,最后还要把沟通技巧等能力安装至技能包内。


【四】


这个世界上往往对天才格外宽容,他们自幼展现出出众的天赋,被家长和老师呵护在手掌里;到了社会中,人们出于需要,同样会对天才百般迁就。天才或许经常会被自己不擅长于世俗事物所困扰、甚至把生活折腾到崩溃的边缘,不过,总有人会及时伸出援手,把天才从杂乱的毛线球里捞出来。


可是,平凡人没有这样的机会。


平凡人想要做出点什么,首先就要看清楚自己的能力的极限,设计出一条真正适合自己的道路;小人物可以心存信念,千里跋涉,打败大魔王,只是这一路将无人帮忙,捡树枝烧水搭帐篷买馒头,统统都要自己动手。小人物不可以说“我武力高强,所以我不屑于做这种事情”,好吧,不屑于就不屑于吧,就等着饿死在路上得了。对于小人物而言,不仅要做俗事,还要精通于做俗事。


只有这样,你才能活得好,活得长,有力气去打魔王。


(文/艾小玛)



评论

热度(241)

  1. 东篱秋菊文字角落 转载了此文字
  2. 三月蓦文字角落 转载了此文字
  3. 一曲繁华文字角落 转载了此文字